水清无鱼

这里离,盐分很高,还会咕咕咕

我做了个噩梦

在梦里,四周一片狼藉,硝烟弥漫在整个战场上,模糊了战场上的二人。

“格瑞,就只剩下我们了,来和我好好的打一架吧!”

此刻我全身都沾上血,脚底下是堆成山的尸首,举起手中的路障黄黑相间的棍子,那是我的元力技能——大罗神通棍,指着一个跟我一样全身是血的人。

被我唤作格瑞的人握紧了他手中的原谅绿烈斩,不悦地蹙了蹙眉,缓缓开口道“我不想跟你打。”“是吗?那如果我说你那个发小是我杀的…”他突然挥着烈斩朝我斩来,我堪堪躲过,可还是被刮伤了。呵,终于能让你燃起斗志了啊,格瑞。虽然,是拖了那渣渣的福呢。不过,为何会感到不痛快,不开心呢…

(此处省略打斗部分)

我擦了擦嘴角的血,可腹部的血却源源不绝地涌出。因为烈斩横穿了那里。在意识消散前,我似乎看到,格瑞那永远充满了淡漠的瞳眸里,竟出现了惊讶和慌乱。不过,大概是错觉吧,格瑞怎么可能露出这样的眼神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格瑞不可思议地望着怀里的人,小小的人儿蜷缩在他的怀中,安详的表情就像他只是睡了一觉而已,如果不是他脸上的血太吓人的话。

他,为什么,不躲?

不知名的情愫在心底蔓延。

“格瑞,你现在是凹凸大赛的冠军了,有什么愿望吗?”温润如玉的嗓音在上方响起,可格瑞却不喜欢这人。

“复活嘉嘉。”

不知不觉中,连称呼都变得这般亲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嘉德罗斯从梦中惊醒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额头上早已布满了汗珠。手无意摸了摸旁边的枕头,却并没有触碰到那个人。

他去哪了?

嘉德罗斯有些慌乱。

直到那冷清却又带着一丝宠溺的声音在房门响起

“早餐想吃什么?”

我还以为我要再次见不到你

end

由借书引发的惨♂案

“恶…雷狮,那本书能不能借我看一下啊?”安迷修脸上挂着恶心帅般的微笑,和善(bu)的对着他的同桌雷狮说。

但,安迷修内心os:哼,要不是艾比小姐要看,在下才不要跟你个恶党说话呢!

“哦,拿吧。”雷狮趴在桌子上,他现在只想睡会,昨晚打王者打到通宵,困死了!

看到雷狮没有像平时一样挑衅,安迷修松了一口气,再去看雷狮时,莫名觉得恶党居然有点可爱,果然,恶党还是安静下来比较讨人喜欢啊…不对!在下身为最后的骑士,怎么可以对别人动非分之想!而且还是十恶不赦的恶党!

数学课

“艾比,你在干嘛?”打你二大爷丹尼尔抽出课桌上隐藏在数学课本下的课外书。没错,正是安迷修借给艾比的那一本。刚刚睡醒的雷狮揉了揉眼睛,怎么讲台上的书那么眼熟呢,算了,接着睡。等等,那本,不是我借给傻逼骑士的那本吗!woc傻逼骑士你tm居然不把你雷大爷的东西保管好,腰不想要了吧是想死吧!

此刻,安迷修内心是崩溃的,艾比小姐,你什么时候看不好,偏要在打你二大爷丹尼尔的课上看!还是看恶党借的书!安迷修已经想象得到下课后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了!

下课

“哟,傻逼骑士,你这是要去哪啊?”雷狮不怀好意地堵着安迷修。“…”安迷修尽量装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,想要混过去。“怎么,借了本大爷的东西去勾搭小姐姐,不打算还?”望着安迷修明明怕得要死,却强装镇定的样子,一个邪恶的念头突然冒出,邪魅一笑“不如,以身相许怎么样?”

第二天,安迷修因为腰疼,所以请假了…

end